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风暴眼丨白云山,让老百姓吃上高价药

2022-09-05 22:40:08 5989

摘要:凤凰网《风暴眼》出品核心提示:1通过在药品生产成本上“做文章”,白云山子公司使得药品生产流通环节表面上符合“两票制”等政策规定,逃避监管,同时向监管部门显示生产。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子公司虚抬药价套取现金的五年间,白云山获得了不少政府补助。...

新浪网《风暴眼》发觉,分公司虚抬药品价格骗取资金的五年间,白云山赢得了许多政府补贴。

新浪网《风暴眼》制作

关键提醒:

1以在药品产品成本上“下功夫”,白云山分公司促使药品生产制造物流环节表面合乎“药品两票制”等政策,躲避管控,并向监督机构表明产品成本增涨,拉涨集中采购价钱,获得很多用以商业贿赂等方面资产。可是在这种生产过程中上虚增的药品价格传导至药业物流环节后,终究还是由顾客付钱。

大南药与大身心健康2个板块的利润率超40%,在其中被称作国产伟哥的金戈商品枸橼酸万菲乐与加多宝是白云山这两大板块的“主打产品”。但是,在此次作假事件下,金戈也存在着被撤销挂标资质的情况,加多宝则因为与加多宝凉茶互撕而同归于尽,白云山未来走向并不乐观。

3.白云山承担医药流通的大商业板块也许也受到虚抬药品价格骗取现钱被多拉地黑的不良影响。自2020年底,白云山就开始筹备将大商业板块资产注入广州医药开展分拆上市,自此广州医药向香港交易所递交了发售上市申请。但是,在今年的6月至今,多省对白云山一部分药品开展撤网,大多数与此次通告的三家分公司相关,就在那白云山深陷集中采购断贷困境之际,白云山发布消息称中断广州医药海外上市。

4.分公司虚抬药品价格骗取资金的五年间,白云山赢得了许多政府补贴。2017-2021年,白云山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分别是1.72亿人民币、2.43亿人民币、4.79亿人民币、4.6亿人民币、3.32亿人民币,五年总计得到16.86亿人民币。

————————

白云山又双叒摊上事了。

做为知名医药企业,白云山应该是A股市场中等偏上最“繁华”的国资公司。不论是和加多宝凉茶开演旷日长久的“恩怨情仇”,或是因国产伟哥权益分配不公而被举报,多年以来,白云山一次次在观众面前猛刷“优越感”。

受权“加多宝”注册商标所以被卷入行骗疑团的风波还没以往,白云山近日又因为虚抬药品价格骗取现钱用以药业行贿而备受提出质疑。

作为一家知名医药企业,白云山何至于此?

1、虚抬药品价格TX资金进行药业行贿

8月9日,国家医保局公布通报称,白云山旗下子公司广州市白云山天心制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心制药业)、广州市白云山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业总公司(下称白云山制药业总公司)、广州市白云山敬修堂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敬修堂医药)3家企业存有药品过高标价、套取资金等状况。

依据通告,2017年至2021年5月,天心制药业等3家药品制造业企业为避开“药品两票制”现行政策和监管,与中下游50好几家药品地区代理互相勾结,对针剂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用用过高价钱购置原辅料的形式TX,同时向中下游药品地区代理转移资金。涉及到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进行贿赂医护人员或特定关系人,进行药品违反规定营销。

为什么这几家公司要避开“药品两票制”?

所说“药品两票制”,就是指药品从制药厂卖去一级经销商开一次税票、代理商卖去医院门诊重开一次发票规章制度,其实就是为了处理药品因为物流环节太多、逐层抬价而造成最后价格虚高问题。

但是,白云山的分公司为了把价钱抬上去,并可获得利益用以贿赂,便在药品生产制造的根源设定招数。即然“药品两票制”不可以药品物流环节多、逐层抬价,那么就提升原辅料的物流环节,立即提升原辅料的价钱,以产品成本高算原因提高药品价格。

具体看白云山抗生素的明星产品针剂头孢硫脒为例子,尽管白云山有着从原辅料-化工中间体-中药制剂的抗菌素完整产业链,可是白云山中药制剂厂所需要的头孢硫脒原辅料但不直接在本集团的原料厂购置,反而是附加设定TX步骤,由地区代理掌控的原辅料“代理商”转让,高抛低吸给中药制剂厂并TX。

中药制剂厂以原辅料成本相对高保护针剂头孢硫脒的过高价钱,促使药品生产制造物流环节表面合乎“药品两票制”等政策,躲避管控。

以在药品产品成本上“下功夫”,白云山分公司便可向监督机构表明产品成本增涨,拉涨集中采购价钱,同时也可以获得很多用以商业贿赂等方面资产。可是在这种生产过程中上虚增的药品价格传导至药业物流环节后,终究还是由顾客付钱。

受其危害,最近,白云山几百个商品连续被“撤销挂标资质”,涉及到安徽省、贵州省、山西省等各个省区,包含抗菌素商品阿莫西林胶囊系列产品、针剂头孢呋辛钠等,也有其主打产品“国产伟哥”金戈。

现阶段,天心制药业等3家企业按照要求在全国范围对立案的针剂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开展价钱整顿,去除现行价格中用以执行行贿等过高一部分,均值减幅50%之上,一部分品项被终止购置。行业企业被责令整改,涉嫌违纪、不合法的工作人员被相关部门严厉查处。

相对于本次被通告,白云山表达了对三家公司负责人给予撤职或停职处理,并宣称“此次事宜对本企业未来商品销售也会产生一定影响,但是不会对我们公司经营效益造成深远影响。”

但局势果然如白云山常说那样开朗吗?

2、主打产品“金戈”被拖累撤网

针对白云山这一家医药企业,有些人说,你觉得这是一家正儿八经制药厂,结果发现它是一家做果汁饮料的;你觉得它是一家饮品厂,结果发现它会做速效壮阳药的。

首先要了解,白云山的项目包含四大板块,各自为大南药、大健康产业、大商业以及其它。2021年,该四大板块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是107.89亿人民币、108.51亿人民币、467.79亿人民币、3.39亿人民币。而这次被通知的药品,就属于白云山大南药板块。

乍一看,白云山大南药板块仅占营业成本的15.69%,而三家公司涉及到撤网商品必然占有率越来越少。

据白云山计算,2021年,该三家公司涉及到撤网产品毛利总计为0.15亿人民币、减价产品毛利总计为3.20亿人民币,各自占本期经财务审计毛利润的0.12%、2.45%。2022年1-3月,该三家公司涉及到撤网产品毛利总计为0.12亿人民币、减价产品毛利总计为1.02亿人民币,各自占本期没经财务审计毛利润的0.25%、2.13%。

为此看来,这次事件好像真的对白云山团的运营不会产生深远影响。但仔细看来,大南药与大健康的生活主营业务收入虽然比不上大商业,但这俩板块的利润率又比大商业高出很多,也就是说,大南药与大身体健康是白云山的主要盈利来源。

2021年,大南药、大健康产业、大商业的利润率分别是47.55亿人民币、51.37亿人民币、31.06亿人民币。

但在大南药板块,被称作国产伟哥的金戈商品枸橼酸万菲乐乃是白云山的“主打产品”。2021年,金戈销量为9850万片,则是细分领域营业收入排名前十的商品。

而且,毛利率高达88.6%,是白云山利润率最高商品。

因而,金戈针对白云山的极其重要,可是在本次作假事件下,不好说对白云山大南药板块及金戈经营的不会产生深远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早就在2007年时,药物研究工作人员刘玉辉就已组织开展了金戈的探索。2000年,广州医药(之后被白云山全资收购)邀约其合资企业创立了广州市白云山药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为“白云山高新科技”),广州医药持仓51%,刘玉辉根据北京市康业元项目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下称为“康业元”)持仓49%。

合同里确立注明,康业元以枸橼酸西地那非和罗红霉素粉针剂的临床批件及新药证书作价入股。自此,康业元引入的枸橼酸万菲乐就给白云山增添了极为丰厚的收益。

但是,2019年,康业元却发布了一篇名为“对于广药王老吉违法乱纪的实名认证联名信”,控诉白云山因涉嫌违背《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公布信息内容虚假、瞒报盈利及收益、会计流量造假、偷漏税,立即损害上市企业投资者及其中小股东权益,间接性侵害合作方利益。

造成本次检举的原因是因为,白云山高新科技的收益需要在扣减法定盈余公积和公益基金后,依据彼此之间的出资比例开展年底分红,但是,康业元却从未收到过年底分红。

一款毛利率高达80%的主打产品,却要白云山高新科技挣不到钱,因而,这使得康业元产生质疑,白云山根据瞒报盈利及收益侵害其利益。

有分析认为,白云山根据创立营销公司,使集团旗下全部商品不自产自用,而是直接销售给营销公司,然后由营销公司统一对外开放市场销售,这样就可以使白云山高新科技不赢利,但可以使白云山赢利。

针对被举报,那时白云山大股东广药王老吉发出声明作出回应表明,检举信所涉及到的的数据与事实比较严重不符合,白云山高新科技一直依照企业章程依法经营,康业元数次不履行董事和股东岗位职责,企业将根据司法程序追责康业元相应责任。

3、加多宝卖不出去,大商业拆分难发售

实际上,除开被撤销挂标的影响金戈业务流程外,白云山另一高利润率板块大健康产业也令人担忧。2021年,白云山大健康产业经营收入为108.51亿人民币,2019年其此项收益为104.70亿人民币,2年增长不够4%。

导致这种局势的重要原因就是这一板块的主打产品加多宝提高陷入瓶颈,白云山以及总公司广药王老吉与加多宝凉茶互撕的那十多年,持续不断的广告费用、价格竞争不但导致了加多宝与王老吉凉茶知名品牌同归于尽的态势,还忽略了消费理念升级下,新茶饮迅猛发展的危险。

现如今,大南药、大健康产业板块连续落败,白云山承担医药流通的大商业板块也许也受到上升药品价格骗取现钱被多拉地黑的不良影响。

财务报告表明,为了能推动分公司广州医药的高效发售,白云山刻意将集团旗下大商业板块负责任的医药零售和商品流通业务流程所有分到广州医药。

自2020年底,白云山就开始筹备广州医药分拆上市的相关事宜,在通过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事项后,2021年3月31日,广州医药便向香港交易所递交了发售上市申请。

为了能上市,白云山依次将控股子公司广州市采芝林药业有限公司(“采芝林医药”)所持有的广州市澳马医疗机械有限责任公司100%股份、药品运营中心和医院营销部、所持有的广州市采芝林医药连锁有限公司100%股份引入广州医药,白云山也将控股子公司广州医药进出口贸易有限责任公司销售业务二部业务财产等出售给广州医药。

但是,新浪网《风暴眼》发觉,自今年6月至今,安徽省、贵州省、河南等省区便开始对白云山一部分药品开展撤网或调价,规模性撤网大多数与此次通告的三家分公司相关,就在那白云山深陷集中采购断贷困境之际,6月23日,白云山发布消息称中断广州医药海外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新浪网《风暴眼》发觉,分公司虚抬药品价格骗取资金的五年间,白云山赢得了许多政府补贴。2017-2021年,白云山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贴分别是1.72亿人民币、2.43亿人民币、4.79亿人民币、4.6亿人民币、3.32亿人民币,五年总计得到16.86亿人民币。

三大板块连续遭受打击,被敲醒“敲警钟”的白云山也许应该考虑,医疗行业的“良知”与“销售业绩”也许本来就紧密联系。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