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青未了|寒冬白云山与佛峪

时间:2022-09-05 22:49:56 | 浏览:3969

知道佛峪就在龙洞景区内,一直以来列为计划,想前往探幽,却没有付诸行。文/老无白云山和佛峪,两处景点都在济南龙洞附近。新年伊始,在元旦假期的第二天,晨色朦胧,走出家门与老蔡坐地铁,踏上了这片向往已久的胜景,一探究竟。

文/老无

白云山和佛峪,两个旅游景点都是在济南龙洞周边。新春伊始,在国庆假期的第二天,晨色若隐若现,走出校门与老蔡乘坐地铁,踏上那片向往已久的盛景,一探究竟。

龙洞比较了解,来过几回游玩。了解佛峪就在那龙洞景区,一直以来列入方案,想前去探幽,却并没有付诸实践。而白云山,还在龙洞不远的东面,是周边山川中的一座山上,相对高度在650余米,我明白城里最高的山峰,是佛慧山,海拔高度在460米。听旅友说,白云山是龙洞周边山川中最高一座独峰,我竟不清楚那么壮观的一座山峰。得知后,如磁石一般,在吸引了我。

以往去龙洞,全是开车而走。如今好啦,由地铁站调到龙洞周边,十分方便。那一天气温也罢,温度过去几日零下十几度,回暖了四五度,艳阳高照,加上放假了,来啦五十多人,由“三人行”机构带队。爬山者男女老幼皆有,不同类型的年龄层都是有,老人在六十之上,少时一年级学生。

到白云山,要翻过一座扁石头山。松柏树笼罩着,山林深幽。杂草、灌木丛凋谢在马路边或林间路面,而森林展现着翠绿色,降低了冬季的孤独。太阳或是越过茂密的枝头中间空隙,将明亮撒到林间地面上,斑迹,影影绰绰,这一刻的树林,格调烂漫,别有韵味。这也是爬山所带来的愉快。

全力攀爬在林间的蛇道路上,还好是冬日,当在夏日,茂密的杂草灌木丛会把坡路埋没期间,到那时候蛇路会筷字,攀爬下去会重重困难。林间的蛇路,尽管曲曲折折,并不是好走,是经历成千上万登山者探寻出路,应该是最有效的一条,推动你事半功倍抵达目的地。

爬到山顶,一道山梁呈现在眼前,从林间出去,见到撒到两边松柏树笼罩着间的山梁里的那一缕阳光,是那么灿烂而温暖,一瞬间的疲劳付之东流。稍作休息,顺着山梁拐上山梁,进到森林,折上另一条半山腰,沿悬崖外体曲径走着,白云山就呈现在了眼前。守好步伐,立在那里在仔细地白云山,间隔一切顺其自然,白云山给我的第一反映,会联想起是一座如华不注一般的独峰,生硬单独,山势峻拔,神气十足。我所站起部位与其说公路边坡相接,又很保持自我的无限魅力,高大雄伟中散发着千仞壁立的霸气侧漏,显露无疑。

自古以来华山一条路,然而这白云山,也只有一条上山的路。艰难险阻难登,轻轻松松。济南市立冬后降的一场大雪,降雪还附着在坡路上,并没有溶化。无形之中,多了一道美丽风景,并且也添了一道绝境。有些旅友因安全起见,选了舍弃。

攀爬中,确实艰辛中是有风险的。仅有一小段路铺有台阶外,通上巅峰的一段宛如十八盘一般艰难险阻,直着,不太好攀爬。自然界就这样在奇妙之际,也创造无法想象的个性化当然。一块块不规则石块,从山体中生硬出去,产生自然一道排位赛,尽管难爬,总可以顺着土坎往上面攀爬,至到到巅峰。这便是爬山的快乐。

果然,伫立在白云山巅峰,只觉如站在一块云端一般,驾雾在天空之感。峰顶是一条窄窄的山梁,也算不上长,若五十位旅友都上去得话,会坐满高山。这时,无尽风光在险峰之景,在白云山中得到反映。环视四周,山在中间,峭壁众多;一望眺望,新天地广阔,群山相抱,重峦叠嶂,感受到的是一幅汹涌澎湃得画轴,心旷神怡。陆游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在白云山就是这种感觉。这也是爬山产生的感动。

没想到,不甘心伤心的两个娃,也爬到了峰顶。出山这条路,异常艰难艰难险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个个才安全性转移至峰下山梁,逐渐佛峪之行。

到佛峪,历经一座连接的山,沿着树林中曲折台阶,放到低谷,两边大山矗立,低谷皑皑白雪,是一副冬季脸孔。顺着低谷一岸穿梭于杂乱凋谢灌木丛草丛里当中,来到一处悬崖地区,崖下就是佛峪。

只看见群山环抱,高山塑造,松柏树黛绿,环境异常幽静。前边一处显著的小崖头顶,位于一亭,是听瀑亭。故名禹王亭,流传炎帝曾在这里治焯水。迈向崖亭,低谷风景一目了然。当在夏日,瀑声震震,此起彼伏。

佛峪爆布,是佛峪中的一大园林景观,从而而出名听瀑亭。在它北端,便是佛峪爆布。但是,因为冬天水势降低,由爆布成了冰河,白缎飞挂,极为壮观,别有情趣另一番景色在心头。同是佛峪的山泉水,因不一样时节不一样水势,转换成不同类型的魅力,任人赏析。那一天,游人许多,除了我们还有别的旅友和游客,都为慕名而来的。只看见游人集笑在冰河前,拍照留影。一条结冻的小溪上,几个中年女人在快乐地溜冰,欢笑声郎朗,回荡谷中。

不远的地方是林汲泉,济南市七十二泉之一。泉在半山腰,沿台阶而往,走到泉前,一股清泉从崖壁缝隙里,持续不断的咕咕咕排出,流到混凝土方池;随后好处,流到相接的另一个混凝土方池,水绿清亮,一眼看底,喜不自禁。不美的是,再益出山泉水流在台阶上,结了一层冰。而混凝土水池还有些破破烂烂,实际有视觉疲劳。

离去林汲泉,来到一处石牌坊,木结构,四柱相立,额题撰写“佛峪盛景”。石牌坊真是老旧,从斑驳陆离脱落绘彩、朦朦胧胧的字体样式中,体会到如苍桑白发老者,历史悠久岁月在山谷间追随四季轮回在消退变化。

佛崖石雕佛像、般若寺在山腰部。